番外七 婚礼(二)

“在里面试婚纱呢。”

“程颢苏心要结婚了,你…知道吧?”

“你…答应吗?“

所以你知道,他们想让我当伴郎吗?“

林以墨跟着看向试衣间,里面的那个女孩,曾经过的女孩,如今放在心底的女孩,祝福你,有了属于自己的幸福,有了能爱护你一生的男人。

“你给我说清楚,喂,别走呀,等等我…”

试衣间的帘子缓缓拉开,穿着一席洁白无暇婚纱的苏心如坠入凡间的仙子落入大眼中,美的让人忍不住屏住呼吸,生怕呼出的一丝气体都会将眼前的美好破坏。

一周后,他们回到了s城,属于海边久违的咸湿空气吸入鼻腔后,这才意识到,真的回到了这片有着太多太多回忆的土地,尤其是对于林以墨而言,毕业后他几乎就没有再回来过。

毕业后,她和林以墨合伙开了一家设计工作室,业务量不大不小刚刚好,主要是林以墨心态比较佛,他觉得如果生命全部耗在工作上,那就太没意思了。因此,基本上公司长期只有她陈静静一个人,而林以墨呢?只会偶尔出现一下,然后便四处云游了,好的是,他每次回来都会带回一个足以养活他们大半年的项目。

程颢许诺给苏心一场最盛大的婚礼,他做到了,婚礼的每一个细节都很完美。

“真的吗?”陈静静捂住嘴,生怕自己会乐的笑出声来。

正如婚姻誓言里所说:从这一刻起,我将更加珍惜我们的缘分,爱你,呵护你,和你一起欢笑,一起哭泣,不论是现在、将来,还是永远;不管未来的道路是一帆风顺还是艰难险阻,我都会一直陪你一起度过,一直守护着你,不离不弃,终身相伴。你永远是我生命中唯一珍爱的伴侣。

几天后,婚礼在一片庄园里举行。

“听不懂就算。”

“我想她一定很美。”

“嗯。”

“花,确实挺好看的。”林以墨说着花,但眼睛却是看向她。

托他的福,林静静在不饿死自己的情况下,还能有空专心画她的油画,期待有朝一日,能举办她的个人画展。

“嗯,好看。“

“还在意吗?”陈静静打算豁出去了,主动提起他曾经的伤疤。

“嗯。”她停下了手头的工作,“他们邀请我当伴娘。”

苏心幸福的将手捧花向后一抛,花束正好落在了陈静静手里。

“我…“

“什么东西?”

“有话快说,还忙着呢。”

这不是幸福的终点,而是起点。

电话那头传来他无奈的笑声,又沉默了一阵。

“静静,我…”

程颢迎了上去,他从懵懂时期,就开始幻想着,若有一天,他心爱的苏心能穿上婚纱嫁予他,他甚至愿意折寿折福,可是此刻他却改变了想法,因为他要变成守护这份美好最强大的存在,他要与心爱的人白头偕老,无论贫穷富贵,直到生老病死。

“你很快就会有抛手捧花的这一天的。”

他由衷的祝福,心里觉得轻松了不少,真正的放手,原来并不难。

陈静静和苏心聊完电话后,她既期待又害怕,因为,她担心林以墨会拒绝,虽说他和苏心之间的事情已经过去了那么多年,但是这些年在他身边,她总觉得他的心里还装着事,何况是婚礼,他会愿意给曾经喜欢的女孩当伴郎吗?

“我家心心呢?”陈静静左右看着。

两个人相拥而吻,而摄影师恰到好处的捕捉到了这最美的一瞬间。

“都过去了,还提来干嘛。不过,如果你是伴娘的话,那我就答应做伴郎吧。”

至于她和林以墨之间,或许勉强够得上暧昧这一点点吧,也仅仅止步于此了。这几年,林以墨换了有五六任女友,每个交往都不会超过三个月,当他想分手的时候,就会拿她来当挡箭牌,理由就是消失多年的初恋女友回来了,他发现自己忘不了旧情,既打造了深情的形象又顺便把诸多现女友一起打发掉了。

她喜悦又激动的捧着这束花,真心替好友感到高兴,同时又渴望自己也能遇上这样的爱情

“喂,干嘛?”

稍作休整后,他们便来到了约定好的婚纱礼服店,发现只有程颢坐在休息区。

她微笑着看向程颢,看向陈静静,看向林以墨,是有了他们,她才拥有了一段最美好的时光,如璀璨的宝石,如耀眼的星辰,也如涓涓的细流,流淌心间,爱情、友情,全部化作这件婚纱最美的点缀,让她成为此时此刻最美最动人的新娘。

加载中…